學者曹鵬話茶:天天一壺好茶 歲月更有滋味
2019-08-24 19:43:01      來源:昆明信息港

第一道茶,苦若生命; 第二道茶,甜似愛情;第三道茶,淡如清風。在著名學者曹鵬博士的眼里則是“茶有本味不在釅”。8月22日晚,曹鵬博士與眾書友、茶友們一同分享了其經典茶文化暢銷書《閑閑堂茶話》的創作心得。

白藥沙龍話茶經

22日晚,昆明呈貢,天近黃昏,霧靄低沉,昆明剛剛下過一場大雨,雨霧迷朦了巨大的落地玻璃窗。百余名書友相約雨后黃昏,來赴一場茶會。窗外,山色空朦,薄霧靄靄;室內,茶香氤氳,氣韻溫厚。三位茶藝師布席執盞,白藥沙龍66期行云流水之間沙龍風雅開篇。

本次沙龍的主角是著名學者曹鵬先生,他為大家分享的是一部風行市場20余年的茶文化學術散文隨筆,此書國內不同出版社先后接續出過多個版本,迄今累計發銷量已突破十萬冊,中國文化藝術出版社新編出版的是最新增補本。

曹鵬老師是中國著名學者畫家,著述甚豐,迄今已出版《大師談藝錄》《閑閑堂茶話》《啟功說啟功》《徐邦達說書畫》等著作二十余種。《閑閑堂茶話》是其原創茶文化專欄隨筆合集,因內容真知灼見獨樹一幟,故多次再版。2008年至2009年,他曾作為中組部博士服務團到云南掛職,對云南感情深厚。作為資深茶文化專家,他多年來行走中國各地茶鄉,遍嘗各大茶區茗茶,加上深厚文史書畫等學養,得以成就了這本有大眾版《茶經》美譽的茶文化國學通識讀本。

2007年初版《閑閑堂茶話》,共收錄不同時期的專欄隨筆文章120余篇,可以說囊括了當下大眾茶生活中能夠接觸到的所有方面,是一本凡生活中有茶的人,手邊枕邊放上一本,新手翻閱都會開卷有益的好書。

但本書又不僅僅局限于單純談茶,而是由茶入手,圍繞茶、超越茶的文化隨筆。文史學養,記者文筆,使得此書讀來平易,趣味多多。

曹鵬的書齋名為“閑閑堂”,故此書取名《閑閑堂茶話》。意蘊享受閑適,乃喝茶品茗的真諦所在。本書幾十幅書畫作品插圖均出自曹鵬先生本人手筆。

最是通識益眾生

曹鵬此次新版題“最新增訂版”,改動很多,儼然新著。2007年版分類講“名茶品飲札記”的七十多條全部刪掉,新增“茶簍”等條,改寫“茶壽”等條,分為六部分,合23萬字。書籍設計上用了一番心思,書里用了插圖40余幅,都是曹鵬自作茶主題小畫。

曹鵬老師在分享會現場侃侃而談娓娓道來,向茶友讀者詳細介紹了《閑閑堂茶話》的前世今生。

新版《閑閑堂茶話》共109篇,篇名全部冠以“茶”字,可見其巧思。曹鵬在分享中說,在這之前的舊版書中未有的詞條這次錄入,新版內容有所增益是題中應有之意。原以為以“茶”字打頭的兩字詞語作為文章標題幾乎被他搜羅殆盡,結果還是有“漏網之魚”,于是便時斷時續地又補寫了若干篇,風格一仍其舊,當然,畢竟10 年過去了,境界或許更成熟一些。

他說,比如“茶實”這個詞,以前沒見過也沒聽過。之后查到此兩字見《徐霞客游記》。顯然不是什么冷僻書,而是大大有名的傳世名著。在徐霞客《滇游日記六》中,有一段過山寺囁茗品嘗茶實的文字: “茶實大如芡實,中有肉自如榛,分兩片而長,入口有一陣涼味甚異,即吾地之茗實,而此獨可食。聞感通寺者最佳,不易得也。聞有油者棘口。” 徐霞客所寫的游記,有一半篇幅是寫云南。茶實是茶樹結的籽,而云南雞足山的茶實,在明代即是土特名產。

他在分享中還提到茶擔二字,過去沒有收錄,此次收入。茶擔又稱“茶挑”,用來貯裝茶器,主要用于出游和流動賣茶時。唐代陸羽在《茶經?四之器》中的都籃,即長方形竹籃,悉設諸茶器,可擔而行之。宋代范祖述《杭俗遺風》所載茶擔包括“錫爐二張,其杯箸、調羹、瓢托、茶盅、茶船、 茶碗等等。”

古代士大夫出游時,多攜帶茶擔,以方便品茗。

到清代,茶擔造型更為新穎別致。據《揚州云舫錄》記載,茶人汪增自制茶擔, 擔分兩頭,刳柏木作為扁擔,繩系兩頭,形制為木柜式,能容納各種茶具,雕鏤蒙漆, 上書庵名"臥云庵”,命名為“游山具"。 汪增出游,挑著茶擔,一路風光招搖,傳為趣談。

現在,茶擔已不多見,很少有人使用它,即使有也只作為擺設之用。

“這本不同于國內其他茶學類書籍,曹博士的這本《閑閑堂茶話》可歸為國民通識教育讀本類書籍。能成為通識教育經典讀本,并非尋常商業作手輩僅憑借市場嗅覺靈敏就能做到。”云南文化學者、新五華書院聯合創始人胡榮華說,從讀者角度看,能構成通識讀本的書籍,往往對文本要求較高,須深入淺出娓娓道來,且句句有來歷字字有講究,此非學問精深博大且文筆練達者難以勝任。如還能成為家庭書架必備且流傳后世,其內容還必須兼備真知灼見+拾遺補缺兩大要素。

“在我有限的視野中,曹鵬先生應該是一位。我覺得曹鵬先生的文章以生活散文隨筆的語言講述個人學術研究的獨到心得體會。繼余秋雨先生的歷史散文敘事創新后,曹鵬先生開了中國學術散文先聲且著述甚豐,《閑閑堂茶話》僅是其專欄類文章之一種合集。閑暇時光一杯清茗翻閱此書,一篇篇茶文化隨筆修短適度,就像一個個菩提手串玲瓏別致,賞心悅目還長見識。”

一壺茶中見文化

“減半減半再減半,茶有本味不在釅。“分享喝茶心得時,曹鵬談起了茶具、茶水、茶味。他對茶與文化進行了闡釋,也對泡茶的濃釅與清淡頗有一番心得。

說起茶具,他說,在茶文化中,茶具向來自成一體,是茶文化的重要組成部分。習茶的一個方面,就是認識了解茶具。圍繞著茶的儲藏、茶的取用、茶水的加溫、茶的沖泡、茶水的盛放以及茶水的品嘗,有著五花八門的茶具。

真正的茶人所用上檔次的茶具,往往都是組裝的,尤其是古董級的茶具,更是罕見成組原配。這是因為至今國內無廠家能夠生產出全套茶具,因為茶具論質材,有陶、瓷、銅、鐵、錫、竹、木、牙、毛、布、玻璃等多種,在技術上就很難由一個工廠包辦。宜興號稱茶具之都,也不過只產紫砂茶壺、茶杯、茶盤。景德鎮的瓷器茶具固然盡美盡善,可是也僅限于壺、杯、盤等容器。而真正的上好茶具,只有常用,才最能發揮出其價值。   

說起喝茶,曹鵬始終認為正如古人所說:“一啄一飲,莫非前定。”喜歡不喜歡喝茶,喜歡喝什么茶,這也是緣分。 茶在百姓日常生活中是司空見慣之物,開門七件事“柴米油鹽醬醋茶”,就有一個“茶”字。世間萬物,但凡牽扯到“緣”,就有偶然性。喝茶的人何止億萬,但是結下茶緣的,為數卻并不多,至少在比例上是很有限的。 

正如他書中所說:“緣分是可遇不可求的。與茶結緣,可以使平居歲月增添幾多韻味。”

而如何喝茶,尤其普洱茶,曹鵬說投茶量是一個關鍵,”減半減半再減半,茶有本味不在釅。“他用這句詩表達了自己對茶味的態度。

在互動環節,有茶友談及《閑閑堂茶話》為大眾版的茶經,并能增加茶文化的知識,對普通人識茶是一個貢獻。曹鵬說,中國人的祖先發明了采茶、制茶與飲茶, 現在學術界的共識是,茶葉最早產于四川與云貴一帶,而且至今存世的最古老茶樹,也生長在西南的崇山峻嶺,這就是云南勐海縣野生茶樹王,樹齡已一千七百年。當然,這里就出來一個問題,那便是按照正統觀念,西南并不是華夏的發祥地,那么,若真是神農氏發現的茶,那么他是在什么地方發現的呢?他有可能跋涉萬里到彩云之南嗎?中國的茶史,是與中國文明史同步的,但是茶史的整理與著述成果卻并不相稱。他希望中國能有大師級人物來寫一本權威專業的《茶史》。

云南文化學者魏源海認為,喝茶喝出文化來,這恐怕是東方特有的現象。知道茶文化者不少,能從體驗到理論上講出讓聽眾感受并收獲到茶文化的文化人是曹鵬博士。

一位資深茶友在微信朋友圈如此分享沙龍心得:曹鵬老師自帶氣場博學鴻儒風范,談古論今揮灑自如,令人如品佳茗如沐秋風。他與云南經濟學者汪戎先生切磋中國茶業經濟話題,更是切中要害直指本因,真可謂才智激蕩,交相輝映。

泡上一壺天頤茶,讀讀《閑閑堂茶話》,無疑是處暑之后秋天里新老茶友們的一件賞心雅事。(鳳凰網云南綜合 鄧建華

編輯:金玉 責任編輯:徐婷

廣告熱線:(0871)65364045  新聞熱線:(0871)65390101

24小時網站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0871-65390101  舉報郵箱:2779967946@qq.com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53120170004

增值電信業務經營許可證(ICP):滇B2-20090009

双色球红球属于质数的有哪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