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家“把脈”雜技類非遺傳承與發展
2019-11-06 10:09:41      來源:新華網

新華社石家莊11月4日電 記者馮維健 王民 在傳統技藝瀕臨失傳的情況下,演員應該恪守師承還是廣招學生?傳播雜技文化應該依靠官方團體還是民間力量?當前雜技藝術的發展究竟處于上升期還是衰落期?在日前舉辦的第17屆中國吳橋國際雜技藝術節系列活動中,專家們拋出的一系列問題,令現場眾多雜技從業者深思。

徒弟和學生

雜技在中國已經有2000多年的歷史了,從兩漢時的“百戲”到隋唐時的“散樂”,雖然幾易其名,但雜技作為一種展現身體機能和協調技巧的表演形式,耳提面命、口傳心授式的“師徒”教學模式一直是雜技得以傳承的基礎。

“俗話說‘師父領進門,修行在個人’,年輕演員自己不努力,即使拜了名師也很難有成績。”吳橋雜技藝術學校教務處副主任劉春曉說,現在家家只有一兩個孩子,父母見不得孩子吃苦,師父也不好過多責罵,過去那種師父教徒弟、師兄帶師弟苦練功的情況越來越少了。

“徒弟和學生是有本質區別的。”河北省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傳承人高福州說,過去徒弟入師門就要跟師父一輩子,師父不收一分錢,供徒弟吃喝,教徒弟手藝,徒弟學成之后也要回報師父,這種“不是親人,勝似親人”的情分讓雜技千百年不衰。

高福州坦言,現在很多雜技演員不愿意收徒了,一些人更愿意辦興趣班或到雜技學校去教書,這樣做也是迫于生活壓力,只有教學生才能收取學費。但這種批量式、階段性的教學很難達到師徒模式的教學效果。

“傳承,不能和普及畫等號,教學生能做到普及,但只有師徒才叫傳承。”文化和旅游部非物質文化遺產司司長陳通說,雜技類非遺的發展更應該注重傳承人的培養,要培養更多“擇一業終一生”的雜技演員,讓各種獨特技藝都能得到梯隊化傳承。

官方和民間

在第17屆中國吳橋國際雜技藝術節石家莊會場,一段段場面宏大、舞美精良的雜技節目輪番登場。《夜光空中飛人》《高空鋼絲》《凌云獅秀》……這些由海內外專業雜技院團策劃包裝的節目,在展現雜技演員身體技巧的同時,以其強大的視覺沖擊力贏得觀眾喜愛。

與此同時,在距石家莊200多公里的吳橋雜技大世界,年近古稀的老藝人高福州帶領徒弟向到場觀眾展示著中國的傳統絕活。徒手劈磚、肚皮切菜……幾段精彩的硬氣功表演結束,老先生已是滿頭大汗。

“近些年主流節目發展勢頭很快,一部分節目被國家級專業院團列入演出目錄,成為對外文化交流和展示國家形象的代表作品。但那些散落在民間的雜技絕活,究竟應該怎樣傳承?”河北省雜技家協會副主席周良田提出的問題讓高福州有了共鳴。

周良田說,雜技興盛于民間,也應該回歸民間。現階段,一些不適合大型舞臺演出的節目散落在民間,面臨被遺棄的風險。這種家族式、作坊式的傳承,很難實現市場化,節目的演出機會越來越少,一旦失傳觀眾將很難再次看到。因此,關鍵在于保護那些游離于主流團體之外的老藝人,為藝術傳承保留“火種”。

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代表性傳承人牛玉亮認為,即使是民間雜技團,也應該像國家院團那樣加強人才隊伍的管理。他認為,民間雜技團水平良莠不齊,演員在多個雜技團之間頻繁跳槽,這樣不利于演員沉下心來研習藝術。

“吳橋縣從事雜技演出的民間團體有幾十家,在承接商演的過程中,團體之間出于競爭相互壓價,最終形成了雜技演出的‘買方市場’。”河北吳橋雜技藝術研究所所長劉恩和說,民間雜技團的經營管理存在很多問題,需要有關部門加以規范。

上升和衰落

隨著中國吳橋國際雜技藝術節的舉辦,一場“雜技熱”在全國各地悄然興起。“近些年,文旅融合成為全國文化產業發展的主潮流,以《印象麗江》《敦煌盛典》為代表的一系列大型實景演出融入雜技元素,為雜技演員提供了更多演出機會。”河北省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中心書記杜云生說。

劉恩和認為,技巧上處于上升期,但人員隊伍跟不上時代需要,這是雜技藝術衰落的主要原因。在他看來,年輕演員基本功不夠扎實、一味追求創新,雖然現在雜技演出花樣繁多,但文化內涵嚴重不足,對人體極限的追求也遠不及老一輩演員,失去了雜技應有的“味道”。

“在吳橋雜技處于上升期,但從全國來看略顯衰落。”河北省藝術研究所研究員周大明說,吳橋雜技是一種區域文化品牌的象征,但作為一門藝術整體性的保護明顯不足。她建議組織專家修訂雜技藝術名錄,由專業演員收集分散在全國各地的單項動作,并據此整合創作新的節目,實現對雜技類非遺文化的系統性研究和保護。

編輯:李麗朱 責任編輯:勞學麗

廣告熱線:(0871)65364045  新聞熱線:(0871)65390101

24小時網站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0871-65390101  舉報郵箱:2779967946@qq.com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53120170004

增值電信業務經營許可證(ICP):滇B2-20090009

双色球红球属于质数的有哪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