抑郁癥正侵襲我國青少年
2019-11-07 10:01:18      來源:新華網

一看書就頭疼、肚子痛,和勸學的父母常常沉默抵抗;經常發脾氣,見什么都煩,發泄擊打硬物竟致多處骨折……這也許不是孩子偶爾的“不乖”和“青春期叛逆”,而是患“病”的他正發出求救信號。

記者在多地采訪了解到,我國青少年抑郁癥正面臨發病年齡降低、發生率上升的局面。青少年抑郁情緒和抑郁癥不僅嚴重影響了少年兒童的身心健康,還容易帶來自殺、應激性犯罪等風險隱患。專家建議,進一步關注青少年異常身體癥狀和心理健康,有問題盡早進行診斷治療,促進青少年健康成長。

?七天“黃金周”后 來了六個“拳擊骨折”青少年

今年國慶“黃金周”后上學第一天,湖北高一學生小高忘記設鬧鐘睡過了頭,除了被父母數落,到校后又被老師點名批評。下課后,他一肚子怨氣無處發泄,掄起拳頭對著墻壁連續猛擊5拳,結果因手指骨折到醫院就醫。

“長假結束后的那兩天,醫院共接診6位‘拳擊骨折’的青少年患者,受傷原因都是和家長或老師發生矛盾后,拳擊墻壁等硬物發泄所致。”武漢大學中南醫院骨科醫生陳博說。

新學期近半,沈陽市精神衛生中心也接診了一些“厭學”案例。從小聰明伶俐、學習成績好的小鵬升入高一后,進入重點學校重點班,父母覺得進了“保險柜”,加之工作繁忙,就沒有過問他的學習。結果,他的學習勁頭大不如前,不會做的功課也不去鉆研,他還總說頭疼,聽課時大腦里好像筑起了一道堤壩,教學內容根本進不去……經確認,因學習壓力大,患上了抑郁癥。

“每年開學季后不久,都會有一些青少年患者來就醫,一些學生是不適應新學期生活出現的厭學,但也有一些比較嚴重的學生,因為學業壓力出現了心理障礙。”沈陽市精神衛生中心主任、主任醫師王永柏教授說,“任何心理因素影響了大腦,都會影響學習效果。比如因為焦慮不安,無法集中精力學習;或是對于學習成績下降非常著急,覺得學習不好一切都完了,也會選擇逃避。”

記者在北京、遼寧、廣東多地采訪了解到,近年來,青少年抑郁癥呈現患病率上升且發病年齡下降的趨勢,像上面這樣的案例并不鮮見。北京大學第六醫院兒童心理衛生中心病房主任曹慶久說,兒童青少年精神心理問題離我們并不遙遠。有研究認為,約30%的青春期孩子可能出現抑郁、焦慮等問題。常見的癥狀包括煩躁、易怒、悲傷、失眠,甚至可能出現自我傷害、自殺等傾向。

王永柏說,世界衛生組織相關調查顯示,15歲到34歲群體中,死亡原因第一位就是抑郁癥。半數抑郁癥患者,在14歲以前就已顯現相關癥狀,但大多數人沒有得到及時的重視和治療。

一些高校輔導員告訴記者,學生抑郁等心理問題的發病年齡有變小的趨勢,以前不少學生是到了大學后才發生問題,而現在通過入學時的調查問卷和學生的訪談對話發現,一些孩子剛上大學就有比較嚴重的心理問題,那么很可能中學時就有問題。

“青少年患上抑郁癥有多方面原因,大致包括生理、心理和社會三個方面。”廣州市腦科醫院教授陸小兵說,青少年這個階段生理發育十分迅速,認知和社會性等方面也發生巨大變化,但心理發育的速度相對緩慢。當前,青少年的心理情緒受到同伴之間攀比壓力、家庭學業期望值過高、青春期、數字媒體成癮等多因素影響,抑郁的低齡化趨勢無疑為青少年群體增加了成長負擔,因此關注青少年的心理健康成為首要任務。

?多因素影響 青少年“抑郁癥”及時治療

多位受訪人士表示,當前,由于社會認知、專業醫護人員有限、軀體癥狀多于心理癥狀等特點,僅有約四分之一的抑郁癥少年兒童能及時得到診斷和治療。

家長、學校和社會缺乏對抑郁癥的清楚認識,以孩子患病為恥,不支持孩子積極就醫。

北京市心理援助熱線資深接線員孟梅經常接到許多十四五歲孩子打來的咨詢電話。“和他們交流后,我覺得很多是家長的問題。有些孩子認為自己需要就醫、服藥,但是家長不支持,覺得沒有什么大事,認為孩子只是不開心,想開了就好了。”無奈之下,許多孩子只能打來電話傾訴,有的即使到了抑郁的嚴重程度也沒有辦法接受治療。

“目前,對兒童精神問題的宣傳還不夠,很多家長老師的認識不足。”曹慶久告訴記者,有的患兒已經出現了幻覺、妄想等癥狀,甚至有自殺的想法,但家長對孩子的干預還僅限于去做心理咨詢層面,很可能貽誤病情,錯過最佳治療時機。

陸小兵說,現在七成以上的青少年抑郁主要以食欲減退、疲乏無力、入睡困難等表現為主,常被臨床醫生誤診為植物神經功能紊亂、淺表性胃炎、神經性頭疼等,進行了不必要的檢查和治療,不僅浪費大量金錢和時間,更加重了患者的思想負擔。

專業的兒童青少年心理咨詢治療人員遠不能滿足當前需求,心理咨詢治療缺乏規范的考核體系。

記者在北京大學第六醫院兒科門診看到,每到結束一位患者門診的間隙,曹慶久的診室都會涌入十幾位前來請求加號的患兒家長。來就診的有因父母關系不睦、學習壓力過大等不愿上學的少年,有打著哈欠、每天除了玩手機對什么都提不起興趣的女孩,還有不時自言自語、能花20分鐘反復看一條“抖音”視頻的孩子。

而在一些高校,隨著大學生心理健康意識和訴求不斷提高,高校心理咨詢中心的服務量也明顯提升,目前部分高校的心理咨詢服務已出現供不應求的情況。

“兒科醫生缺乏,精神科醫生缺乏,疊加起來兒童精神科醫生就更缺乏。”曹慶久說,我國有心理健康問題的兒童青少年約3000萬人,而專門的兒童精神科醫生很少,可能不足500人。

一些臨床醫生反映,本來精神科就有點受歧視,兒童精神科收入待遇比成人精神科低,而且看診人數少、風險大、診斷難,工作比較辛苦,導致選擇兒童精神科專業的醫生少。此外,社會上心理咨詢治療的門檻較低,缺乏規范的考核體系。曹慶久說,兒童精神科醫生應該是在完成精神科醫生培訓基礎之上,進行一兩年的專科培訓,目前國內缺乏統一的培訓體系,像北醫要求是進行一年的專科培訓。

青少年抑郁癥就診易被誤診、漏診。缺乏日常、必要的系統身體運動鍛煉,過多依賴手機、電腦等電子產品,使孩子更容易發生情緒問題。

一些受訪專業人士認為,現在抑郁癥呈現越來越年輕化,一個主要原因是孩子缺乏日常的必要的系統身體運動鍛煉,致使身體中許多能生產快樂的元素,如內啡肽,多巴胺分泌減少。

王永柏說,伴隨著信息化和網絡的發展,許多孩子依賴手機、電腦等設備,這些電子產品的有害光線對身體也有影響。再加上他們每天接觸大量復雜信息,自身又缺乏處理廣泛信息的能力,也對他們的心理造成很大影響。

?早發現早治療 助力青少年健康成長

多位受訪專業人士表示,青少年正處于神經系統發育的重要時期,也是性格發育的重要階段,接觸的信息量巨大,面臨的壓力大,各種誘惑也特別多。抑郁的發生有遺傳因素,也有環境對個人的塑造,不能單純歸因為孩子“不夠堅強”,而忽略每個人對壓力的適應能力。

王永柏、陸小兵等專家表示,很多孩子可能只是抑郁的癥狀,但不等于“抑郁癥”,但如果不解決好,也容易愈演愈烈,可能為成年以后的心理問題埋下伏筆。他們建議,對于兒童青少年抑郁癥更應該早發現早治療。

專家提示,孩子的精神疾病更像一面鏡子,照出我們家庭和社會的顯在和隱在的各種問題。

武漢市精神衛生中心康復科副主任醫師馬旻建議,作為家長,平時要多注意孩子的心理健康,要給孩子建立良好的生活習慣,避免語言冷暴力,要鼓勵孩子遇到學習、生活或人際交往問題要及時求助。

遼寧省心理咨詢行業協會秘書長胡宇峰建議,社會、學校以及家庭在青少年心理健康教育方面應給予更多的關注。如中小學校,特別是農村地區的中小學應構建學校心理咨詢師、輔導員、班級心理委員、寢室心理宣傳員四級心理健康教育保障體系,積極開展與學生日常生活息息相關的教育活動,將心理健康教育與思政教育相結合,使學生樹立正確的理想信念,增強內心動力。

胡宇峰建議,一些擁有心理專業的高校應該加強與市場和心理行業協會的緊密聯系,使學生在注重理論學習的同時,更加注重實踐能力的訓練。“心理服務工作和開車一樣,不是學了知識、考了證書后就能安全上道行駛。成為一名合格的司機,要通過實戰的訓練將知識轉化為技能。”他說,心理專業畢業的大學生應通過不斷實踐進一步提升實踐能力。

當前,針對抑郁癥等精神疾病的治療方法也在發生變化。近日,30名市民走進武漢市武東醫院,體驗音樂治療、園藝治療、感覺統合訓練等一系列豐富而又充滿人情味的心靈spa。武東醫院康復科主任丁迎表示,目前傳統的藥物治療已經不能滿足患者和家屬對社會功能恢復的要求,精神康復是患者回歸社會生活的關鍵。讓患者通過聽音樂、繪畫、手工、勞作等娛樂活動,接受康復訓練,盡早恢復社會功能。

編輯:周然 責任編輯:勞學麗

廣告熱線:(0871)65364045  新聞熱線:(0871)65390101

24小時網站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0871-65390101  舉報郵箱:2779967946@qq.com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53120170004

增值電信業務經營許可證(ICP):滇B2-20090009

双色球红球属于质数的有哪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