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夢想抵抗平庸
2019-11-08 18:04:52      來源:光明日報

“童年的時候,我和別的孩子有點不一樣,我的大腦中總有一種當代人所認為的高大上的東西。我想走出去看一看,看看遠方的世界。除了生存的環境之外,看看遠方到底有什么。”近日,在人民文學出版社出版的《一個人的西部致青春》新書分享會上,作家雪漠這樣談道。

雪漠1963年出生于甘肅省涼州境內騰格里沙漠的邊緣小村,成長于農民家庭。他的青春歲月里有著“60后”這一代人曾共同面臨的饑餓、貧困等難題,也有著屬于他自己的精彩:在難以想象的物質貧乏與精神貧瘠雙重困境下,以超常的毅力和勇氣,矢志不渝地追尋從小確立的作家夢,終于由農民之子成為教師,又由教師成為作家。其名作自傳體散文《一個人的西部》,記述的正是他由西部邊陲小學教師成長為作家的歷程。

在《一個人的西部致青春》中,雪漠圍繞“成長”“夢想”“青春”三個關鍵詞,與青年讀者分享如何選擇夢想,告別庸碌,鑄就無悔的青春。

夢想應該有擔當

“夢想,其實是一個人心中的一盞燈。這盞燈照亮的程度決定著他的生命價值。如果他照亮身邊的人,他就是很好的人。如果照亮家人,就是很好的孩子或家長。如果照亮社會,他就是對社會有貢獻的人。所以,如何讓心中的這盞燈照亮自己、照亮他人、照亮社會,是本書一個非常重要的話題。”在分享會現場,雪漠這樣闡釋他對夢想的理解。

他認為,夢想甚至要有一些“救世”的性質。因為救世是中華民族的文化基因。“天下興亡,匹夫有責”,“風聲雨聲讀書聲聲聲入耳,家事國事天下事事事關心”,是中華民族知識分子的特點,更是一種擔當。如果一個孩子有了對時代的擔當、對民族的擔當、對中華文化的擔當的時候,他就超越了自身的環境,真正成為了一個有夢想的人。

微信圖片_20191104144643.jpg

分享會現場

夢想教育值得提倡

在《一個人的西部》中,雪漠通過寫作,建立了一種屬于自己“追夢”“逐夢”的生活方式。他認為,讓孩子擁有自己向往的生活方式,讓文化成為生命的常態,是教育的目的。

在北京教育學院教授、教育部《中小學教師國家級培訓計劃》特聘專家蘇立康看來,在青少年中提倡“夢想教育”尤為重要。

當前,一些孩子可能有夢想,一些孩子可能沒有夢想,過一天快樂一天而已。“夢想教育”應該為家庭教育、學校教育所重視。它不僅僅和孩子、和青年有關,也會讓每個人的一生都散發青春的光芒。對青年學生而言,有夢有理想,執著地去實現,是人生沒有遺憾的起點,蘇立康談到。

她認為雪漠書中傳遞的最可貴的精神,就是建立在對生命真相感悟基礎上的夢想的追尋。這個夢想,和奉獻、和責任、和意義、和價值有關。書中所記述的,發生在上世紀60、70年代特定時間,西部山村特定地域,當地老百姓那樣貧困但一直在奮斗的過程,成為了一種生動的文化圖景。他們的歡樂、他們的憂愁、他們的創造,他們在那樣的環境下樸實、善良、勤奮、頑強但轉瞬即逝的故事,通過雪漠的筆,留存了下來,在文學史、文化史,包括民族史中,會留下鮮明而生動的一頁。

夢想關乎生命的價值

北京教育學院副教授呂俐敏接觸《一個人的西部》是從2016年開始。

彼時她在一個貧困縣掛職,掛職過程中看到的中國教育“末梢神經”的真實狀況,給她帶來了沖擊。閱讀《一個人的西部》,喚起了她作為同樣出生于西部山村“70后”的共同記憶。在她看來,書中對夢想的堅持,成為了一種對抗平庸的方式。書中所贊服的莊子“無己”“無功”“無名”等忘卻物我、無所憑借的境界,保持初心、不被各個方向“撕扯”最終抵達目的地的精神,令她嘆服,讓她從生活的迷思中走了出來。

《一個人的西部致青春》還記述了雪漠的讀書經歷。少時不喜歡托爾斯泰,成年后方才理解托爾斯泰對人類的悲憫。“讀書的時候要把自己當成大海,讀的書是丟入大海的石子,要在自己心中濺起漣漪,那樣的閱讀才有意義。寫作也是如此,當我們面對世界的時候,把自己的心當做大海,必須在自己的心中濺起漣漪,去寫那個漣漪、而不是寫那個石頭,才能寫出好的文章。”

要讓每個孩子感到最快樂、最有興趣的事物,成為他的夢想的銜接,而且這個夢想能為更多人帶來快樂、幸福,就是正確的夢想。如果《一個人的西部致青春》 能夠對他們有所啟迪,便達成了當初寫作與出版的目的,雪漠說。(光明日報全媒體記者韓寒)

《一個人的西部 致青春》雪漠著 人民文學出版社

編輯:劉雄斌 責任編輯:勞學麗

廣告熱線:(0871)65364045  新聞熱線:(0871)65390101

24小時網站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0871-65390101  舉報郵箱:2779967946@qq.com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53120170004

增值電信業務經營許可證(ICP):滇B2-20090009

双色球红球属于质数的有哪些